登陆与注册×
两周内自动登陆 忘记密码?


注册

你的位置:首页 > 关于公司 > 公司介绍

  本公司致  他坐在昭昭斜对面,换了口气,轻声问:“你和沈策,是不是谈过恋爱?”  自从江边回来,她经常睡睡醒醒,人糊里糊涂,做了不少奇怪的梦。梦中碎片拼接,像幼时看武侠小说入迷,到梦里都是古香古色。梦中的她华服锦带,于江面上望百艘战船,于水面上望两岸灯火,身边有男人。当然,男人的样子是照着沈策生的。   客栈小,隔音不佳,地板下隐约传来电视里的声音。

 

    有多久了,两人没这么安静地对坐着,他没如此认真看过她的脸了。   可能又是表外公的什么贵客来了。   “抛砖引玉,”他说,“几句皮毛。”   她不喜欢他穿衣服睡觉,所以沈策上她的床历来要脱光。

    这是个借口。整晚姐姐赢了太多次,不好意思再赢。   她一双像小鹿似的眼里,倒影着自己,还有烛火。那里明明有他,却还是不甘心,总在试图找自己的方位。   她细看他的眉眼。沈策的眼里是她,温柔至极。   调酒师没听懂,最大是双六,不是吗?